金通盈

2022年01月08日 配资助手 阅读(5)

本文作者黄强

《红楼梦》中服饰描写很美金通盈,曹雪芹是懂服饰美学的金通盈,但是明代有本奇书金通盈,服饰描写比《红楼梦》还精道,还要美。它就是毛泽东曾说过的,它是《红楼梦》的祖宗——《金瓶梅》。

许多读过《金瓶梅》的人们,对《金瓶梅》服饰的描写的印象是深刻的,因为书中对服饰的描叙,非常详细,对款式介绍不厌其烦,充分展示了服饰之美,服饰之等级。服饰所涉及的人物,所表现的形态,内容丰富,色彩艳丽,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给了读者美轮美奂的享受。

金通盈

【图1,万历皇帝服饰复制品】

进入《金瓶梅》,仿佛进入了服饰的大花园,无论是潘金莲,还是李瓶儿、庞春梅,乃至丽春院的粉头,她们都是时尚装的穿着者,时世妆的体验者,她们追逐时尚潮流,品味时尚趣味,演绎时尚故事。

《金瓶梅》中的服饰品种、款式甚多,五彩缤纷。大家感到特别的比,甚至比《红楼梦》中服饰还要美,为什么那么美?

金通盈

【图2,金瓶梅插图】

因为《金瓶梅》对于服饰的描写非常下功夫,不仅有多种、多款服饰,服饰还有审美特点,让读者感受了服饰款式之美,色彩之艳,人物之丽。

笔者留意到,《金瓶梅》除了常规的比甲、裙裤、抹胸等服饰外,还有一些特殊的服饰,蟒服、飞鱼之类显贵服饰,以及用特殊工艺织造的妆花服饰。

妆花服饰在《金瓶梅》中比比皆是,与其他服饰构成了《金瓶梅》服饰的华美,引领为我们进入了一座服饰的大花园。

金通盈

【图3,明代五谷丰登纹妆花缎】

第15回描写西门庆妻妾赏灯,吴月娘穿着大红妆花通袖袄儿,娇绿缎裙,貂老鼠皮袄。李娇儿、孟玉楼、潘金莲都是白綾袄儿,蓝缎裙。李娇儿是沉香色遍地金比甲,孟玉楼是绿遍地金比甲,潘金莲是大红遍地金比甲,头上珠翠堆盈,凤钗半卸,鬓后挑着许多各色灯笼儿。人物的服饰极尽奢华,反映了社会追求奢侈的骄纵倾向。

第7回薛嫂为西门庆做媒,介绍孟玉楼,“四季衣服,妆花袍儿,插不下手,也有四五只箱子。”后来西门庆与孟玉楼见面,妇人出来,“上穿翠蓝麒麟补子妆花纱衫,大红妆花宽栏金通盈;头上珠翠堆盈,凤钗半卸。”要知道孟玉楼的前夫只是一个布贩子,竟然穿着麒麟补子妆花纱衫。对于《金瓶梅》中服饰的僭越,俄国汉学家李福亲曾有论及,认为孟玉楼穿麒麟补子有所隐喻。

金通盈

【图4,明代五彩金蟒纹锦妆花缎】

第24回元宵节西门庆一家欢宴,妻妾“都穿着锦绣衣裳,白绫袄儿,蓝裙子。……惟有吴月娘穿着大红遍地通袖袍儿。”看花灯时,妻妾“都是白绫袄儿,遍地金比甲。”遍地金比甲属于云锦中的高档品种,连宋惠莲这样的仆人都穿得如此华贵,可见社会对服饰奢华的欣赏,经济条件对服饰奢华的支持,同时也反映出当时人们追求服饰华贵丽的审美趣味。

金通盈

【图5,《金瓶梅》第15回佳人笑赏观灯楼】

元宵节时西门府张灯结彩,大摆筵席,西门庆与吴月娘居上坐,其余李娇儿、孟玉楼、潘金莲、李瓶儿、孙雪娥、西门大姐都在两边列坐。都穿着锦绣衣裳,白綾袄儿,蓝裙子。惟有吴月娘穿着大红遍地通袖袍儿,貂鼠皮袄,下着百花裙,头上珠翠堆盈,凤钗半卸。表现的是西门府唯我独尊的豪门权贵气派,显示出社会的等级差别。

第24回宋惠莲去看灯,“—走到屋里换了一套绿闪红缎子对衿袄儿,白挑线裙子,又用一方红销金汗巾搭着头,额角上帖着飞金并面花儿,金灯笼坠子,出来跟着众人走百媚儿。月色之下,恍若仙娥,都是白綾袄儿,遍地金比甲。”

金通盈

【图6,明宪宗行乐图】

在《金瓶梅》中,妆花服饰非常普遍,但是就明代社会而言,妆花服饰并不多见,更谈不上普及。“西门庆衙门中回来,开了箱柜,打开出南边织造的夹板罗段尺头来。使小厮叫将赵裁来,每人做件妆花通袖袍儿,一套遍地锦衣服,一套妆花衣服。惟月娘是两套大红遍地锦五彩妆花通袖袄,四套妆花衣服。……先裁月娘的金通盈:一件大红遍地锦五彩妆花通袖袄,兽朝麒麟补子段袍儿;一件玄色五彩金遍边葫芦样鸾凤穿花罗袍;一套大红段子遍地金通袖麒麟补子袄儿,翠蓝宽拖遍地金裙;一套沉香色妆花补子遍地锦罗袄儿,大红金枝绿叶百花拖泥裙。……多裁了一件大红五彩通袖妆花锦鸡段子袍儿,两套妆花罗段衣服。”(第40回)你看,裁剪的服饰不是遍地锦,就是五彩妆花。一做就是两套,甚至四套,等同于普通人的普通服饰。

金通盈

【图7,唐伯虎《王蜀宫妓图》】

妆花服饰的品种繁多,在《金瓶梅》中得到了集中体现,不仅有通袖袄、锦罗袄、衫子,还有翠蓝拖泥妆花罗裙(第21回),妆花膝裤(第14回),以及妆花锦绣衣服(第15回)等等。在明代正史《舆服志》中并没有详细记载妆花服饰的品种,而在《金瓶梅》却详尽地记述了妆花服饰的类别、种类,可以说《金瓶梅》服饰描述弥补了正史对明代妆花服饰概述的不足。

说了妆花服饰,那么什么是妆花服饰?先普及一下知识。妆花是云锦织造中的一种特殊的服饰织造方法。云锦又是什么?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,虽然知道云锦的名头,但是对云锦知之甚少。云锦明清时期皇室用的高档纺织面料,因为状如天上云彩,故名。因为织造费时费力,一个熟练的工匠一天只能织几寸长度,因此有寸金寸金之说。

金通盈

【图8,明代绿地云蟒纹妆花缎】

妆花是云锦中织造工艺最复杂的品种,也是最有南京地方特色,具有代表性的提花丝织品种。妆花是织造技法的总称,始见于明代《天水冰山录》,严嵩被抄家时,抄出大量丝织物,有许多妆花类的物品,如妆花缎、妆花罗、妆花纱、妆花鹃、妆花锦等。妆花织物有加织金线的,也有不加织金线的。妆花织物的特点是用色多,色彩变化丰富。在织造方法上,用绕有各种不同颜色的彩绒纬管,对织料上的花纹作局部的盘织妆彩,配色非常自由,没有任何限制。一件妆花织物,花纹配色可多达十几色乃至二三十种颜色。妆花织物的特点用色多,色彩变化丰富,但均能处理得繁而不乱,统一和谐。

妆花类服饰,明代见的多还是在皇宫,或者在织造局。还有一种特殊的情况,就是被有权势、图谋不规的高官收藏,妄图篡权。严嵩被抄家时,没收的财产中就有大量的妆花服饰,《天水冰山录》中有记录,如大红妆花五爪云龙过肩缎、大红妆花过肩蟒绢、大红妆花过肩云蟒纱、大红织金飞鱼补绸等。

金通盈

【图9,黄强著《金瓶梅风物志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】

妆花是云锦的主要品种,包括满地织地,金地上织五彩花纹的“金宝地”。“金宝地”是用圆金线织满地,在满金地上织出五彩缤纷、金彩交辉的图案花纹来,整个纸品极为辉煌而富丽。妆花是明代南京丝织艺人创造出了的一种通经断纬的织造新技法,织造出加金妆彩的“妆花”锦缎,是明代锦缎中艺术成就很高的提花丝织物。

妆花缎是在缎地上织出五彩缤纷的彩色花纹,色彩丰富,配色多样。根据《南京云锦》记载,妆花缎的用途,明代以前多用做冬季的服装、帐子、帷幔和佛经经面的装潢等,一般是织成匹料剪裁使用。但是明清两代的妆花织品,很多是以“织成”形式设计和织造的,如龙袍、蟒袍、桌围、椅披、伞盖,乃至巨幅的彩织拂像等等。

金通盈

【图10,明代湖色地锁子云龙纹妆花罗】

妆花服饰是云锦中的极品,属于皇室的贡品一类的服饰,非常尊贵。所谓尊贵体现量方面的信息:一是不菲的价格,寸金寸金,一段妆花料,就价值几十几百两金子,岂是一般官宦之家能用起的?二是尊贵的地位,代表着权利、地位,属于皇室专用服饰,非特赐不能用。

金通盈

【图11,明代织锦一品文官仙鹤补子】

蟒衣、飞鱼、斗牛尽管显贵,但是位及人臣,受到皇帝宠信的太监、官员,都可以穿戴,而龙袍之类的穿戴对象则有严格的规定,非皇帝不可。同样,妆花服饰也限定了穿戴对象,只有皇室成员才能穿戴。在第43回对出场人物的穿戴有一番描述:“月娘这里,穿大红五彩遍地锦百兽朝麒麟缎子通袖袍儿,腰束金镶宝石闹妆,头上宝髻巍峨,凤钗双插,珠翠堆满,胸前绣带垂金,项牌错落,裙边禁步明珠。……只见众堂客拥着乔五太太进来,生的五短身材,约七旬多年纪,戴着叠翠宝珠冠,身穿大红宫绣袍儿。”

金通盈

【图12,云锦独幅大龙凤织金妆花缎】

乔五太太是皇亲,自然要穿宫绣袍;吴月娘有着特殊的身份,是西门庆的正室,穿大红五彩遍地锦百兽朝麒麟缎子通袖袍儿也好理解,麒麟袍本身就有着隐喻的作用。

金通盈

【图13,黄强著《另一只眼看金瓶梅》,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】

通过对妆花服饰的考证,目的是明确妆花服饰服务的对象,撩开蒙在西门庆及他的家眷身上的神秘面纱。西门庆像个皇帝,是个皇帝,是对明武宗的影射,并非想当然,也不是研究者的臆造。兰陵笑笑生如此刻意描述服饰,就是想告诉我们隐藏在服饰中的时代印记。

金通盈

【图14,黄强著《金瓶梅风物志》,获得2017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年底好书奖】

说明:本文系头条号黄强教授的原创作品,未经作者本人同意,不得转载。联系作者微信njhuangqiang。

黄强黄不息2016年、2017年两次年度文化头条号。2019年入选精选频道。

黄强,字不息。金学家、服饰史学家、文艺评论家,中国金瓶梅研究会理事。已出版《金瓶梅风物志》《中国服饰画史》《服饰礼仪》《趣民国》《文人置业那些事》《消失的南京旧景》等著作十多本。

服饰史新著《古代服饰与时尚》《古代军戎服饰》,即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。

金通盈

黄强著《古代服饰与时尚》,商务印书馆2019年出版。

金通盈

黄强著《古代军戎服饰》,商务印书馆2019年出版。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