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正所登陆不了_

2022年01月14日 配资助手 阅读(8)

导语

枪挑大嶝中正所登陆不了,剑悬台湾

近期中正所登陆不了,台海局势不容乐观,尽管在中美两国领导人视频会晤时,拜登承诺不会支持“台独”,但之后美国做的事情,都明显与拜登的表态背道而驰。

11月23日,美“米利厄斯”号导弹驱逐舰过航台湾海峡。

对此,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施毅陆军大校表示,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已组织海空兵力全程抵近跟监警戒。美方此举制造安全风险,破坏地区稳定。战区部队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,坚决反制一切威胁挑衅,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。

其实,台湾问题的核心是美国问题,美国问题的核心是“协防”台湾的问题,阻止美军“协防”台湾的核心是将其拒止在第一岛链、第二岛链之外的问题。

历史总是孕育着对现实的昭示,当历史的胜败基因被挖掘出来时,她的价值将是无价的。

如何在强敌介入情况下,解决台湾问题中正所登陆不了?当年解放军夺取国民党军盘踞大嶝岛的成功战例值得借鉴。

1949年夏秋,解放军第10兵团在叶飞司令员、韦国清政委率领下挥师闽南,横扫沿海诸岛敌军,剑指金(门)厦(门)。

而要占领金门,必先攻克其北部的大嶝、小嶝、角屿三座小岛。第10兵团28军84师251团奉命协同29军87师259团首先夺取大嶝岛。

251团经精心准备,出敌不意,利用夜暗海水退潮的难得战机,涉水偷袭,一举登岛成功。

随后,与守敌展开了激战。2营5连素有“小老虎”之称,在连长王荣奎的带领下,如猛虎下山,首先占领了登陆点,后续部队随后跟进,按原计划狠冲猛打,眼看胜利在望,守敌最后据点——40师师部近在咫尺。

这时战场风云突变,国民党18军11师31团乘坐机帆船,不期而至。

岛上敌我兵力对比骤变,敌人利用有利地形和优势火力,一度攻占了我军的部分阵地。千钧一发之际,2营营长李义才怒从胸中起,大声命令各连:“上剌刀,和敌人拼了!”随即与敌展开了白刃格斗。

威严、气势、刀光、血影、呐喊,惊天动地,日月无光。经反复搏杀,5连120多人打得只剩下30多人,仍然担任突击队奋勇杀敌。

打到最后,登岛部队几乎弹尽粮绝,但他们认识到,背水作战,你死我活。我们困难,敌人更困难,最后的胜利就在于谁能再坚持“最后五分钟”。最终,我们坚持到了“最后五分钟”,我们赢得了最后的胜利。

我军乘大嶝岛胜利之威,又先后攻占小嶝岛和角屿岛。战后,28军司令部、政治部授予84师251团2营5连“大嶝岛战斗模范连”荣誉称号。

大嶝岛的面积只有9平方公里,我们研究大嶝岛作战的得失,其志向绝不在于这9平方公里,而是剑悬3万6千平方公里的祖国宝岛——台湾。

登岛作战与一般作战的最大区别在于,背水作战,绝地求胜。因此,必须未雨绸缪,慎之又慎。

当前,大嶝岛之战给我们以下十点启示:

一、绝对不能轻敌。我们必须在战略上藐视敌人,在战术上重视敌人。要把纸老虎当做真老虎来打,以我之长,击敌之短中正所登陆不了;打其命门,往死里打。大嶝岛作战之后的金门作战由于轻敌,结果遭受了重大损失,就是用鲜血换来的惨痛教训。

二、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毛泽东主席讲:“灭此朝食的气概是好的,但灭此朝食的计划是不可行的”。我们从现在起就要从最坏处着想,制定各种方案。反复演练,反复对抗,反复挑毛病、揭短处,报忧不报喜,把喜留到战后,把忧解决在战前。不打无准备之仗,不打无把握之仗,打则必胜。

三、知己知彼,细节决胜。对于台军的作战部署、作战兵器、作战编成、主要战法,乃至核心指挥机构、通讯枢纽、雷达设施、导弹发射阵地、飞机洞库等高价值作战目标我们要了然于胸,上级要反复督查落实,确保一声令下,能够定点清除。

对于台军各级指挥官也要熟知他们的政治取向、个人禀赋、作战特点,有针对性地进行分化瓦解。攻心为上,是我军的传统战法。谁敢担保台军都能为“台独”卖命。对“台独”首恶分子要进行大数据跟踪,或者缉拿,或者逼降,或者斩首,绝对不能让这些祸国殃民之徒坏事干尽之后逃之夭夭。

四、把握好天时地利。登岛作战一个最大特点就是要克服海峡障碍,我们必须了解气象、潮汐、风向、海况等作战元素,并为我所用。大嶝岛作战我军利用海水退潮的机会,涉渡偷袭。事前,经过勘察了解到海中有5条暗沟,掉进去就会丧命。于是,我军制定了避免伤亡的措施。但金门作战由于我军不谙海情,登岛后,潮汐退潮,我渡船搁浅,第二梯队无法航渡接应,给我军造成重大损失。

五、精准协调。未来台海战争不同于我国建国前后的岛屿争夺战。当时,主要是陆军单一军种作战,协同起来尚有难度。比如大嶝岛作战,涉渡的机会窗口只有三个小时,战机稍纵即逝,必须周密组织协调。未来作战将是多军兵种的联合作战、体系作战,更需要分秒不差,无缝链接。而要做到各军兵种精准协调,不是光靠喊口号所能达到的,必须不厌其烦,反复磨合、反复锤炼才能日臻娴熟。

六、攻守平衡。未来台海战争,我军若能放胆一搏,必须做好对中心都市和沿海城市的防空、反导和防敌特破坏等,解除后顾之忧。不仅要防敌人火力的硬杀伤,也要防敌人网络的软杀伤。一些网友在呼吁“武力解放台湾”的同时,更应呼吁加强我国的国防建设。打不打,什么时候打?听党中央的。准备没准备好,靠我们每一个公民。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了,无懈可击,就可立于不败之地。

七、立足打援。大嶝岛作战和金门作战都面临敌军增援的意外情况,曾经一度使我军登岛部队陷入困境。因此,必须组织好强大的打援集团。

台湾问题的核心是美国问题,美国问题的核心是“协防”台湾的问题,阻止美军“协防”台湾的核心是将其拒止在第一岛链、第二岛链之外的问题。要想做到“区域拒止”我们必须大力研发令强敌望而怯步的杀手锏武器装备和确保将其“半渡而击”的战法。

八、兵者诡道。大嶝岛作战,前线指挥员经现地侦察,果断打破渡海作战的常规,以涉渡偷袭与乘船强攻相结合,攻其不备,把守敌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未来台海战争,我们也会虚虚实实、真真假假相结合,利用舆论平台制造战争迷雾,在敌军意想不到的时间、意想不到的地点、采取敌军意想不到的战法,取得敌军意想不到的胜利。

九、狭路相逢勇者胜。登岛作战,孤军深入,背水作战,没有退路,除了胜利只有胜利。“大嶝岛战斗模范连”给我们做出了榜样,智勇双全,血战到底。未来台海战争,我军也会用我们的血性杀出一条血路,用我们的智慧尽量减少无谓的伤亡。最终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。

十、军民同心,上下同欲者,胜!大嶝岛作战,打的是敌人,赢的是民心。从五名解放军战士为了保护一位小女孩曾阿兴献出宝贵的生命,到当地老乡自愿带领解放军勘察地形,再到女孩的母亲得知在金门作战中我们许多解放军战士不能再归时,失声痛哭,将自己的女儿改名为“曾恨”……这些感人的故事都在向人们诉说着“兵民乃胜利之本”的真理。

曾大妈将女儿改名为“曾恨”的故事也在提醒我们,金门作战我军牺牲的子弟兵们英魂未散。这笔血债我们记着呢,夙夜未忘!此恨何时休,此恨何时了?此仇不报,枉为军人!

制止分裂,统一祖国,这是民心所向,这是军心所归,这是大势所趋。中国外交家傅莹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一个十四亿人口都想干的事情,谁能阻拦?”毛泽东主席更是掷地有声地说:“军民团结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能敌”!

无敌于天下的人民解放军已经在大嶝岛牛刀小试,下一个目标——解放台湾!我们力争“和平统一”,但绝不放弃使用武力!

最近,“台独”分子在美国纵容下,花样翻新,挟洋自保,无益,也无用。

解放之剑已经高高悬起。

【正文】

——《百面战旗红》之“大嶝岛战斗模范连”

(一)天降神兵,舍身救民

“一树红花照碧海,一团火焰出水来,珊瑚树红春常在,风波浪里把花开……”一首满载历史记忆和闽南渔家旋律的《珊瑚颂》,把我们带回到那个红日喷薄欲出,海水怒扬其波的难忘时代。

1949年夏秋,人民解放军以秋风劲扫之势,展开了解放沿海诸岛行动。

9月17日,六艘满载解放军的帆船乘风破浪,如红花照海,似火焰出水,直抵惠安崇武镇西沙湾。

当日正值鱼市,集上熙熙攘攘。突然,国民党军六架飞机来袭,解放军果断对空射击,掩护群众转移。

面对俯冲扫射的疯狂敌机,五名解放军战士用身体死死护住受到惊吓的13岁女孩曾阿兴,当场牺牲。

敌机飞走后,曾妈妈拉着阿兴跪在烈士遗体前,泪如雨下对女儿说:“你要记得,你的命都是他们给的。”

这支解放军先遣队,正是刚刚转战过来的三野第10兵团28军84师251团的指战员。

解放军以这种方式突然出现在国民党军盘踞的金厦地区侧翼,赢得了当地的敬重与爱戴,以致一直敬奉妈祖的民众自发筹建了一座天下奇庙,人称“解放军庙”,专门供奉护民捐躯的27位解放军。

“崇武镇西沙湾解放军庙”

“解放军来了!”“解放军救人了!”这一消息随着海风不胫而走,迅速传遍周边海市渔村,饱受国民党反动派蹂躏的当地渔民奔走相告,如见天日;而龟缩在金厦诸岛上的国民党残兵败将和渔霸“七奶奶们”,则如丧考妣,预感末日来临,摆出一副困兽犹斗、垂死挣扎的架势。

(二)猛虎向海,化作蛟龙

251团在崇武登岸救民后,一路兼程,抵达金厦两岛对面的大陆一侧,在同安县以西蔡厝、珩厝一带集结,奉命协同29军87师259团夺取大嶝岛。

此时,解放战争战略决战已至尾声,国民党军一败涂地,从大陆窜逃海上。为粉碎其凭借沿海诸岛天然屏障固守翻盘的幻想,解放军第10兵团在叶飞司令员、韦国清政委率领下挥师闽南,相继横扫了平潭、南日、湄州、虎狮诸岛敌军。这次兵临金厦,剑有所指,专为解放金门、厦门两大岛屿而来。

金门北部,由西向东依次排列着大嶝、小嶝、角屿三座小岛,面积虽都不大,却是金门天然屏障,控制着大片海面,所以打金门必须先取三岛,以清除障碍,铺平道路。

大嶝岛之战地形图

在当地民众热心帮助下,251团很快安营扎寨,热火朝天开展起夺岛前的驻训和各项准备。刘天祥团长把二营长李义才和连长们叫来,看着这几个跟自己北战南征多年的山东大汉叮嘱道:“打陆战,没说的,咱就是一只虎,可打海战,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。都给我机灵点,抓紧下海练兵,好好熟悉大嶝岛地区地形,早点变条龙。”

之后,心细的刘团长还派2营5连长王荣奎化装成渔民,到大嶝岛附近侦察敌情,勘察地形,暗访当地渔民,从而掌握了许多一手情报。

251 团领导干部合影照。前排左起为参谋长郝越三、政委田志春、团长刘天祥;后排左起为政治处主任王学元、副团长马绍堂、3营教导员陈之文、3营营长刘德升

大嶝岛面积9平方公里,南与大小金门相望,不到10公里;西面隔海是厦门;北靠同安的莲河、东园,距大陆最近处约2公里。涨潮时,成为三角形的小岛;退潮后,岛东部与小嶝岛连成一片,类似大陆东延的小半岛。岛的西北部为平坦盐田,东南部为丘陵地,最高处是东南角的阳塘。

岛上筑有堑壕、交通壕、地堡、掩蔽工事等,并在我军可能登陆地段设置了铁丝网、鹿砦、地雷和汽油筒等阻隔障碍物,易守难攻。

国民党防守大嶝岛的是25军40师,下辖118、119 两个团,以及两个水上突击队中队,总兵力2000余人。分为东西两个守备区,各部署了一个团。师指挥部设在阳塘高地上,师长范麟,是个死心塌地的反共分子。

“要是在陆地,歼灭此等杂牌军就是小菜一碟儿,可是隔着大海就真得有翻江倒海的本事”。自从刘团长布置任务后,2营长李义才就一直琢磨这仗到底怎么打,还专门叫上5连长王荣奎到海边转了几趟,心里终于有了个底。

(三)剑指大嶝,志在必夺

10月初的一天下午,李义才营长召集各连干部开会,站在大嶝岛土沙盘前,开宗明义说道:“大家记牢了,此次攻打大嶝岛,我营任务是由珩厝西南侧21.4高地出发,在嶝崎西侧的嶝头抢滩登陆,首先攻占崎口下、嶝崎,接着向东南沿岸直插,袭占双沪后,向南扩大战果,直捣阳塘,最好活捉了范麟,好给崇武牺牲的战友报仇雪恨。”

说完,他扫了一眼,卖了个关子:“仗就这么打啦,好打!岛上那帮缩头乌龟都是我们在淮海和福州打残过的手下败将,可是关键就是这个大嶝小嶝的到底怎么登?你们都参谋参谋。”

只见几位连干比比划划,各抒己见,都有道理,议论的关键还是缺少渡船。国民党军逃离大陆时,一把火基本全给烧了。

李义才见状打断说:“5连长王荣奎到前面转了几圈,有些想法,大家听听他怎么说。”

中等身材的王荣奎一直没有吭声,见营长点了他的将,清了清嗓子道:“刘团长派俺去侦查,俺看见夜里大嶝岛和大陆间的海湾里有条火带飘上飘下,好像一条龙在海上飞呀飞,煞是好看。”

“别扯那些,赶紧的。”性急的七连连长贾中正催道。

“俺说得有用”。王荣奎不紧不慢接茬道:“一问,原来是渔民在举着篾火下海滩捡捞海泥里的小蛤蜊、小鱼虾什么的。于是俺就详细问了问,渔民猜想要打大嶝都抢着说,‘落了潮,海水很浅,可以过去,不行就给你们带路’。俺回来报告了团里,又跟营长去看了几次。要俺说,大嶝岛咱就趟过去,出敌不意!”

山东汉子王荣奎出身贫苦,是抗日老兵,打老蒋的三级战斗英雄,爱做不爱说,今个一口气说了这一大堆,肯定错不了。大家听了,顿时群情激动。

教导员赵明信接过话头说:“上级已经采纳我们的建议,决定以偷袭和强攻相结合,一梯队登岛就靠我们的两条腿。但涉渡也不是轻而易举的,团里多次派人实地调查过,那里涨潮水深4.9到6.5米,退潮后虽可徒涉,但有5条暗沟,掉进去就会丧命,从退潮到涨潮只有3小时,大家还是要多考虑涉渡和岛上作战的困难,以防万一。”

听教导员这么一讲,连干们冷静了下来,群策群力,想出了很多好主意。

李义才最后补充说:“我刚才说范麟的40师好打,这是事实,但大家也不能轻敌。40师虽是被我打瘸了拼起来的“杂牌”,但118团是机场警备队,老兵油子多,有美械装备,大家小心;119团由地方保安大队改编,里面有不少惯匪渔霸,熟悉当地情况,也要当心,还要防着台湾海空军驰援和金门炮火支援。”

(四)涉渡突袭,出敌不意

金厦战役迫在眉睫,外围岛屿势必早克。我军决定10月9日进攻大嶝,10月10日占领全岛。

我军决定10月9日进攻大嶝

兵不厌诈!夺取大嶝作战计划下达后,为迷惑敌人,我军表面仍大张旗鼓征集民船,组织乘渡海训,渔民每天鱼照捕,我军每天炮照打,让敌人产生心理疲惫,对我军动作由惊恐不安变为习以为常。

10月9日晚18时,大嶝岛风驻雨歇,浓雾弥漫,能见度比放了烟幕弹还要低。支前民工说:妈祖显灵嘞。

按惯例,我炮兵对大嶝进行了炮击,只是打得更猛烈、更具摧毁性。炮击持续两小时,嘎然而止。

在水天一色的苍茫夜暮中,大陆与大嶝之间的海滩上出现了一批行进的人影。251团2营分四路从西面,259团三个营从北面,由当地人带路,趁着退潮下海,悄悄向大嶝岛涉渡进击。

黑黝黝的海面时而光滑如镜,时而微波粼粼,水下则危机四伏。251团2营在没腰深的海水里踩着烂泥,沿3.5至5.3线接近敌岛,泥里藏着岩石、海蛎壳,非常锋利,指战员的腿脚大都被划伤。

水深的地方,尖兵事先打好木桩,拉上绳索,便于大家拽着绳子涉渡。不幸的是,前后照应的七连连长贾中正,掉进了海沟,被急浪卷走。

“各连按部署迅速跟上,防止溺水!注意武器安全!”带队的副团长马绍堂和营长李义才一路提醒着2营。

5连以班为单位,把子弹、手榴弹、小包炸药等放在木盆里,浮在水面上推着走。战士们都把枪举过头顶,以防沾水生锈。尽管如此谨慎小心,由于海水深浅不一,脚下海泥下陷,一不留神,一些弹药还是被海水浸湿了。

1949年10月9日夜251团涉海攻击大嶝岛

突然,海风骤起,一个浪头打来,很多人都东倒西歪。连长王荣奎也站立不稳,被呛了两口腥咸的海水。王荣奎低声叫道:“抓紧绳索!抓紧绳索!”可3班、4班还是各有一个战斗小组被急浪冲垮,四名战士牺牲,一个炸药包、一挺重机枪和两支步枪失落,这令王荣奎痛惜不已。

在夜暗中涉渡了大约三、四里后,5连率先登上了大嶝岛,快速推进至西南部守敌前沿阵地200米处。

5连当面正是美式装备的敌118团,发现我军登陆后惊愕万分,可惜醒悟太晚,虽立刻用密集火力实施阻拦,但怎敌得过如虎似龙的2营将士!

2营和5连都是刘天祥团长在抗战时期从山东渤海地区带出来的商惠子弟兵,打仗勇猛,素有“小老虎”之称。

5连连长王荣奎,是跟5连一道成长起来的,与自己的战士们血脉相连,每一次战斗都能感受到全连的心情和情绪,每一个动作都是无形的命令,已将5连凝聚成一个攥紧砸向敌人的铁拳。

王荣奎大声命令道:“机枪掩护!”随着“哒哒哒”的机枪速射,顿时就把守敌的火力压住了。只见他身先士卒,大喊一声“跟我冲”,带头向敌人猛扑过去。一时间,战场上枪林弹雨纷飞,硝烟爆炸四起。

5连1排和3排各自按战斗队形,梯次交替冲锋,很快突破了敌前沿阵地,歼敌70余人,占领了崎口下登陆点。

紧随5连之后,副团长马绍堂与2营营长李义才和教导员赵明信率领营主力全部登陆,经半小时激战,攻占了嶝崎,按计划向东南的双沪推进。

黑夜中,5连遭到双沪守敌前沿地堡和环形工事的疯狂抵抗。王荣奎连长沉着指挥机枪组于正面攻击掩护,爆破组则利用地形向敌堡巧妙跃进。

第一爆破组正面受阻,第二爆破组迅速从翼侧接敌。轰、轰两声巨响,如山崩海啸,敌两个地堡顿时化为两股尘烟,冲天而起。

获得立足点后,5连就地构筑工事,巩固现有阵地,连连击退了敌人的反击,双方一时战成胶着。

敌地堡顿时化为尘烟冲天而起

凌晨1点左右,攻岛部队唯一带上来的四二化学迫击炮发挥了作用。该炮虽不是什么化学武器,但口径达到106.7mm,炮击时啸音尖厉,火光惊人,威力极大。炮火攻击下,石块、木料、钢筋与敌军尸体飞裂四散,敌伤亡惨重,惊慌失措,弃阵败退。

按预先计划,5连疾速向双沪村方向推进,由于夜黑路不熟,一度人员失散、建制混乱。3排9班在失联情况下,牢记5连战斗任务,独立作战,连续攻下了敌四个地堡,歼敌29人。2排4班战士郭义昌孤胆冲锋,在子弹打光情况下俘获了敌人半个班。

接近天亮时,云开雾散,一轮明月升腾海上。251团2营突破敌层层阻击,与攻占双沪北侧高地的259团1营会合,合力夺取了双沪村,并向位于双沪东南角的阳塘村守敌最后据点——40师师部发起攻击。我军胜利在望。

251团2营5连在大嶝岛向40师师部发起攻击

(五)情况突变,风险陡至

面对如神兵天降般突然打到眼前的解放军,阳塘敌40师师部里一片混乱,师长范麟抓着电话不松手,一再向22兵团司令李良荣请求增援。

眼看我军拿下大嶝就要按计划实现,但在这节骨眼上,却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:岛上来了不速之客。

国民党18军11师31团乘坐机帆船,于10月10日凌晨突然抵达大嶝岛水域。他们是前来接防,却没想到撞上了解放军的枪口。这对我军而言,是突发情况,对范麟却成了救命稻草。

我岸炮随即对敌船队实施炮击,击中一艘,死伤数人,船工不敢再走。黄埔出身的团长陈以惠拿枪逼着把船开到大嶝岛边,下令全团跳水登岛。

范麟见到陈以惠大喜,由于凭空多出了三分之一的兵力,打了鸡血似地叫嚣:“反击!反击!”要求部下准备“血拼成仁”。

随即,范麟发起了一波疯狂反扑,借着大嶝岛地势南高北低,41.6米的阳塘是全岛制高点,以此为依托,分别向双沪、内垄、土厝等我军阵地猛攻。

敌众我寡,我登岛部队顿时面临巨大压力。只见他们毫不退缩,浴血抗击,英勇顽强地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。

251团2营双沪村方向战斗格外激烈,敌人利用有利地形和优势火力,一度攻占了双沪的部分阵地。

见敌人忽然回光返照来了精神,2营李义才营长怒从胸中起,恶向胆边生,大声命令各连:“上剌刀,和敌人拼了!”随即与敌展开了白刃战。

5连王荣奎连长一马当先,带领全连杀入敌阵,与敌短兵相接。要论拼刺刀,5连具有压倒一切敌人的优势,在山东拼过日本鬼子,在淮海拼过蒋军王牌,哪还在乎岛上这些土鳖杂碎?只见明月下寒锋闪烁,鲜血迸溅,敌人纷纷惨叫着倒下。

5连虽以一当十,但敌人却越聚越多。关键时刻,87师侦察科长邱亦晋带领一个班赶到,组织259团1营两个排迂回敌人侧后,一阵猛扫,打得敌人抱头鼠窜,解除了251团2营和5连的压力。

10日拂晓,一轮红日喷薄海上,发出万丈金光。范麟眼见反扑无效,难以夺回各村阵地,遂下令退回阳塘高地,固守待命。

天亮后,我军步炮协同展开攻击。但敌人居高临下,对我仍然十分不利。

上午10时许,多架国民党军飞机临空,俯冲轰炸扫射,配合范麟的118团3营再次发起反扑。

狡猾的范麟改变了战法,利用兵力优势,先用118团3营反攻我正面部队,接着,又以31团1营攻击我部队侧翼,妄图以两面夹击的方式打垮我军。

我军及时收缩兵力,与敌在双沪、阳塘一带展开了拉锯战。恶战中,5连始终冲杀在前,120多人伤亡过半。但在王荣奎连长带领下,仍凭着坚定的信念和必胜决心,连续击溃了敌31团1营的多次冲击,保证了翼侧无恙。

战至中午,敌进攻被我彻底粉碎,顿时又泄了气,加之摸不清我登岛部队的虚实,再次退回了阳塘高地。

(六)斗智斗勇,迷惑敌军

10日下午,太阳西斜,面向大海的阳塘高地在光照中孤零零地拉长了影子。敌师长范麟蜷缩在掩体里,要求部队死守待机。

国民党军40师师长、后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少将参谋长范麟

阳塘守敌利用地形构筑的地堡群十分坚固,构成了交叉火网,阻滞我突击兵力前进,许多战士中弹倒下。

此时此刻,我攻击部队也艰难到了极点,子弹所剩无几,手榴弹打光了,炮弹也只剩下3发。由于背水一战,潮水阻隔,加上敌机临空轰炸,电话不通,指挥不畅,后方补给暂时中断了。

看着顽固的敌人,2营李义才营长恨得牙根直痒,决心把敌人的地堡群和火力点给拔掉,将打得只剩下一个排兵力的5连再次作为突击队顶了上去。

望着仅存的30多位壮士,连长王荣奎既心疼又骄傲地说:“都是好样的,没给咱山东人丢脸,没给咱解放军丢人!”

打地堡群需要爆破,但由于爆破筒和炸药包在涉渡海湾时被海水浸湿受损,在登陆突破战斗中又消耗了大部分,剩下的已不足以摧毁这些地堡群,几次突击几次受挫,5连官兵心急如焚。

登岛前线指挥部认为,到了拼智慧、拼意志、拼顽强的最后关头了,我们有困难,敌人也好不到哪去,只要发扬敢打敢拼和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,坚持到最后,就一定能够战胜困难,消灭敌人。

于是决定暂时停止强攻,各营布设疑兵,组织若干3到5人的战斗小组,利用山岗洼地隐蔽前进,尽量接近敌前沿阵地。一是搜集弹药,为击敌做必要准备;二是迷惑敌人,让其以为我军就要继续攻击,动摇其组织反扑和固守顽抗的信心。

下午15时过后,我军震慑敌人的枪声从四面响起,不绝于耳。5连仅剩的30多人在王荣奎率领下,则分成多个战斗小组,快速行动,悄悄渗透到了敌人的阵地背后。

(七)战旗指处,敌军宵遁

果不其然,在我军积极果敢的行动下,敌人开始认怂了。半天前还信誓旦旦要“血拼成仁”的范麟,眼见主阵地受损严重、兵力损失近半、全军面临覆没的风险,固守大嶝的决心再次动摇,呼叫上峰请求弃岛。

接到22兵团司令李良荣同意40师“撤往”金门的命令后,范麟恨不得多生出一条腿,立即召集各部,下令先撤往小嶝岛。无奈小嶝虽近在咫尺,没船也是插翅难飞。

范麟把留下一个连掩护的任务交给了倒霉的31团团长陈以惠,自己则翘首以盼夜色降临,打算落潮后涉水退至小嶝。

10日18时30分,我259团用最后3发迫击炮轰击岛上守敌。第一发炮弹打在敌40师指挥部附近,第二发打在41.6高地上,第三发打到阳塘与41.6高地之间,撕裂般地爆炸声,引起守敌一片恐慌,加之我各战斗小组忽东忽西,不断现身前沿阵地,彻底动摇了守敌军心,以为我军马上总攻,惊恐万状,纷纷向海边逃去。

“敌人要跑了,快冲!”随着一声令下,3颗信号弹升上海空,我军各连吹起冲锋号,发起追击,连克麦埕、坑尾、东蔡、阳塘。

范麟此刻已屁滚尿流,潮刚一落就捷足先登,带着40师指挥部撤离了大嶝。岛上余部慌作一团,争先恐后涉水逃命。白天看,小嶝似乎近在眼前,到了入夜,却是一片茫茫,敌涉水途中被我火力击毙和淹死者甚众。

原本准备以黄埔精神与共军大战一场的团长陈以惠也彻底崩溃,率残部涉海迷失方向,最后对着月亮走了几小时,才侥幸爬上小嶝。统计下来,40师及31团撤出仅2000多人,损失一半。

不久,金门派船到小嶝,将已成惊弓之鸟的2000残兵败将撤往沙美,途中再遭我沿岸炮兵射击,又有伤亡。当陈以惠等终于踏上金门时,不禁哽咽,宛如再世。

追歼残敌,解放大嶝岛

在敌溃败过程中,2营5连迅速穿插到位,突然开火断敌退路,与攻击部队两面夹击,消灭了岛上最后残敌。至此,大嶝岛宣告解放。

大嶝岛一战,我军在兵力对比发生重大变化、背水一战情况下,27小时攻克大嶝,歼敌近2000人,取得了金厦战役的首战胜利。

11日晚,251团乘胜再攻小嶝岛,全歼守敌25军45师3营。15日,245团攻下角屿岛。至此,金门以北障碍全部扫清,我获得渡海夺取金门的前进阵地。

当月,为表彰在解放大嶝岛中前赴后继、120人打得只剩30多人的英勇壮举,28军司令部、政治部授予84师251团2营5连“大嶝岛战斗模范连”荣誉称号。

当年授予251团5连的荣誉战旗

(八)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

历史不仅要被铭记,历史还要被反思。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

用客观的眼光回眸大嶝岛之战,喜忧参半。从战斗结果看,是全胜之战,完成了夺取大嶝、扫清金厦障碍的作战任务;从战斗策划看,是智胜之战,达成了巧借潮汐、疑兵退敌的作战效果;从战斗过程看,则是险胜之战,遭遇了弹尽援绝、背水一战的作战风险。尤其是第三点,风险虽然被我攻岛指战员用顽强战斗精神与过人军事智慧化解,但却为后续作战埋下了不祥的伏笔。

历史反复证明,命运之神可能会眷顾一次或数次,但不可能眷顾次次。

金门战役中我渡船被敌炸毁

大小嶝岛战斗后,我军原定12日发起的金门战役推至24日打响,解放军近万名官兵上岛后,激战三昼夜,终因背水无援,后继不力,大部分壮烈牺牲,余部被俘,成为解放战争史上一个永远难忘的痛点。

关于金门战役的复盘文章多如飞雪,其中不乏专业和中肯之作,这里不再赘言,只对与本文有关内容做必要延展。

在这场悲壮的金门战役中,我28军战斗力最强的251团几乎全团覆没,团长刘天祥伤后被俘威武不屈,被押至广播台劝降时,高呼“共产党万岁!”被当场枪杀。

英雄连长王荣奎带领2营5连战斗至最后一刻,全连116人全部壮烈牺牲在古宁头。

粟裕大将评价说:“金门战斗虽失利,但部队及作战行动极为英勇......”

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。当地乡亲只见征船,不见归帆,隔海驻足泪眺,却有烈士遗体不断漂来,岸边悲声大恸,似浪如潮。曾妈妈将女儿曾阿兴改名曾恨,让她长大了永远不要忘记这血海深仇!

1950年1月,我军在原基础上重建251团,2营5连如凤凰涅槃,重新活跃在我军阵列中,使“大嶝岛战斗模范连”战斗精神得以薪火相传。

1996年10月,“大嶝岛战斗模范连”随251团转隶武警部队;1998年8月荣获“抗洪抢险先进单位”称号,再立新功。

年轻一代的武警官兵们,将大嶝岛战斗故事编成了一个内容丰富的情景剧,让每位官兵一遍遍走进那段满载荣光的历史,既当战斗剧情的表演者,又当战斗精神的传承者。

听,音乐起:“云来遮,雾来盖,云里雾里放光彩……”透过这熟悉而优美的旋律,官兵们十分清楚,这是属于这个英雄连队过去的“剧本”,而未来的“剧本”,将注定由他们自己来续写。

(参加创作者:郑闽江、欧阳青、叶征,朗诵:李同生)

【附录】

荣誉战旗名称: 大嶝岛战斗模范连

授旗年份: 1949年10月10日

授旗时战斗序列:中国人民解放军10兵团第28军84师251团5连

授旗批准领导机关: 中国人民解放军10兵团第28军司令部 政治部

授旗前后主要战斗序列沿革: 初创于1938年10月,为鲁北德平游击第4大队,陵县四区武工队。1940年改编为八路军津浦支队1营3连、山东渤海军区第2军分区商惠独立营。1945年9月,编为山东渤海军区警备6旅11团2营5连。1946年11月,改称渤海军区第11师11团2营5连。1947年4月,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0纵队29师86团2营5连。1949年1月全军统一编制,改称第三野战军28军84师251团2营5连。1969年11月随84师归建28军。1985年转隶31军93师建制,为253团2营5连。1996年10月,改称武警第93师253团2营5连。现为武警某机动总队4支队2中队。

战旗精神: 舍生救民 人民至上 战旗指处 所向披靡  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