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红股网配资

2022年01月10日 配资助手 阅读(8)

浙江红股网配资

进入7月,地产圈的小伙伴,排着队在啃金科的瓜。

焦点,源自8日一封名为《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》流出,网上热传。这封信历数金科创始人黄红云“三宗罪”,最令人心惊肉跳的是这一句:

对部分员工“威逼利诱”,意图对陶建和陶国林进行栽赃陷害,已触犯法律。

浙江红股网配资

公开信的署名,是黄红云第二任妻子、也是前妻的陶虹遐。

陶建、陶国林,是陶虹遐的两个弟弟。

今年6月,在黄老板与陶女士天价离婚费——金科3.72亿股转让至陶女士的公司的同时,两个弟弟被就地免职了。

感情不在了,还可以当朋友嘛。

黄老板这是怎么了?

一切,要从上周五出狱的昔日“宁波敢死队”总舵主、私募一哥徐翔说起。

2014年10月27日夜,徐先生攒了一个神秘饭局。

与会者都是国内公募基金十强的经理,比如中欧的曹剑飞、农银的徐莉、富国的戴益强、兴业全球的陈扬帆、汇添富的王栩、华泰资产的姜光明、银河基金的王培、上投的张秀齐等。

媒体报道的信息是:大佬相聚一堂,共话对未来股市的无限信心。

这些人不仅有能力,业绩稳定,口碑也都不错。

问题是,大家伙私下吃饭,怎么整的和聚光灯下似的,很快就被媒体争相报道,成为公共事件。

显然,这是故意放的风。

有道是,本来没有路,有了腿就有了路。人们直觉判断,徐哥要联合江湖顶级高手,干一票大的了。

不知是不是蝴蝶挥一挥翅膀,就掀起了海上的风浪,后来深沪两市就像一头亢奋的疯牛,气势如虹,几乎每天都有百股,乃至千股涨停的奇观。

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资本泡沫运动,就这样出其不意地登上历史舞台。

这是一个“每日天上撒钱,人人都是股神”的奇妙时刻,一大波弄潮儿赚的盆满钵满。“您炒股,我出钱,1-10倍杠杆随意配”这类配资广告,不仅出现在亿万人群朋友圈,甚至被贴在了那些最偏僻小镇的三轮车身上。

进入2015年,暴富梦的飓风仍在吹刮。

举国上下,几乎都被买股票迷得五迷三道:

大三学生退学炒股,盈利1000万的类似神话,到处都在传扬。《羊城晚报》记者感叹,这场炒股热潮比2006年更疯狂:

全家成立炒股群,家人每天都在群里讨论股票浙江红股网配资;有女性抱怨炒股破坏了夫妻感情,自己沦为“股市寡妇”浙江红股网配资;还有企业延后上班以便炒股。

很多人都不曾留意,波兰诗人斯坦尼斯洛那句“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”的前半句:

“在那之前,它们从未考虑雪崩这件事,只是愉快地叠加着……”

徐大佬被抓,是在2015年11月。

在那之前,6月15日启幕的“股灾”,出现了几十年没见过的“千古跌停”的暴跌奇观。

直到一年后,股民人均损失仍高达:

51万。

据检察院的指控,2010年至2015年,徐大佬等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,合谋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“高送转”方案(上市公司高比例送红股或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,每10股送转超过5股即为“高送转”),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,使用基金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,在二级市场进行涉案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,拉抬股价。

然后,徐大佬以大宗交易方式,接盘这些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浙江红股网配资;而私下里,这些公司股东会将减持的获利部分,按约定比例与徐大佬这些人分成。或者双方在共同认购这些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后,按照前边的方式拉抬股价,然后抛售获利。

这13家涉案上市公司中,就包括黄红云的金科股份。

新京报报道说,徐大佬的收费标准是五五或四六分成。

而据媒体后来报道,从2014年12月开始,黄氏家族成员大规模减持股份。黄老板的弟弟弟媳套现17亿左右,女儿、侄儿在次年第一季度减持,套现过亿。

经此一役,黄老板家族套现23亿到27亿的现金。

英剧《是,大臣》里有句耳熟能详的台词:

你知道很多大人物的座右铭,败则怀恨在心,胜则反攻倒算。

徐大佬案发后,黄老板被请去约谈喝茶,最后被罚若干个亿。

然后,就和老朋友徐大佬做了切割。

这些年,黄老板一路从西南杀到了全国,跑马圈地,步子迈得很大。

直到在徐翔这里,没飞多高,还差点来了一个劈叉。

自那之后,金科股价就一蹶不振,再也未能恢复往日荣光。2016年8月,黄红云辞去金科董事长职务;12月,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资格,再后来,公司控制权也陷入风雨飘摇。

此时,洞若观火,以接盘闻名的“并购王”山西孙老板及时抄底。

那是2016年9月,孙宏斌出手40亿元杀入山城,一举成为金科的第二大股东。此时,黄老板和前妻控制的股份因为减持套现,已降至30.84%,危机就此爆发。此后,孙老板步步紧逼,一度反超成为第一大股东。

一场厮杀,直杀了四年之久,但黄老板的碉楼,终于没被攻下。

2017年4月,还有媒体报道透露,黄红云在金科一次内部会议上明志:

我不会放弃公司控制权,金科就是我的生命。

原本,孙宏斌是想吃下黄老板的;但在多轮股权交锋后,黄老板尽管自身持股占比低,可与前妻及子女签署“一致行动人”协议,枪口一致对外。

所谓 " 一致行动人 ",就是指在处理金科股份相关事项、且需要由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等作出决议时,陶虹遐均和黄红云保持一致行动。如此一来,二人持股完全压过了孙宏斌。

鏖战4年无果后,2020年4月,身心俱疲的孙老板终于松口,将11%的金科股份转让红星集团后,迅速离场。

坐镇山城的黄老板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今年3月,这位劫后归来的山城男人,以实际控制人身份出席,并重申了这家企业的小目标:

未来5年再造一个金科,跻身世界500强。

世界五百强,真是中国房企为之痴狂的魔戒。从绿地到万科,从恒大到碧桂园,每家巨头,莫不心心念念。

黄红云的美梦,能实现吗?

令人感慨的是,四年来为凑足对抗“外敌入侵”的“炮弹”,金科不惜一面对外大笔举债,一方面掏空了自己的公司,另一方面也通过大量负债,而让对手觉得无利可图以“悬崖勒马”,即所谓“毒丸计划”。

这一套堪比“七伤拳”的打法,换来的结果是,2020年夏天,也就是三道红线政策出台后首次披露财报之时,黄老板手握的牌面全部触雷:

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4.08%;

净负债率为124.62%;

现金短债比0.98倍。

简单说,黄老板面对政策重压,既没有选择重大经营转向,也没有减少拿地的一分钱,而只是大笔一挥,把债务来了个“乾坤大挪移”,便将“财务报表”美颜了,实现了从全部踩线到全部达标、由红档降为绿档的大逆转。

高,硬,黄老板又高又硬。

但,这种神奇的操作,黄老板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,需要CEO、CF等一票高管配合,所以,我们就看到,A股房地产上市公司中,对高管团队最大方的不是碧桂园、万科等巨头,而是上半年销售榜排名21的金科:

其前总裁喻林强,荣登2020年A股房企高管薪酬榜首,税后年薪为2835.85万;

名誉董事长蒋思海居薪酬第二,2020年税后薪酬为2593.45万元,较2019年上涨三分之一。

钱不是万能的,但在钱的问题上出事,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这一处致命暗礁,就是黄红云的离婚。

所谓家和万事兴,否则……请参考当当网的李老师。

这似乎不是一次和平分手。

2017 年 3 月末,金科股份曾发布公告称,其收到来自实际控制人(黄红云和陶虹遐)的通知:两人经友好协商,已办理离婚手续、解除婚姻关系。

自那以后,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由两人变为一人,只有黄红云。换句话说,陶虹遐在金科股份的权力便被 " 架空 "。

信息显示,尽管2017年3月二人离婚,并达成 3.7亿股天价离婚费(对应市值22.86亿),但黄红云并未履行股票拆分和过户业务。今年5月,陶虹遐将黄老板告上法庭,黄红云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“天价离婚费”才曝光出来,引发舆论大哗。

而黄红云迟迟不启动股权转让程序,按双方协议还面临支付额外10亿违约金,合计约33亿。

此时此刻,内外交困的黄红云,心理阴影是可以想见的。

不清楚是不是一次失智的报复,6月28日上午,黄陶二人刚完成股权拆分,当天下午,黄老板就解除了妻子两个弟弟的职务。

一对昨日夫妻的反目,终于上演“全武行”。

7月8日,署名陶虹遐的《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》在网上热传,同时《致全国供应商朋友的公开信》也在供应商圈子内流传。

公开信直指:

我(陶虹遐)将以大股东的名义,接受所有受黄红云打击迫害的金科员工的投诉及申冤……我将提请相关部门主持公道,还这些无辜受害者以清白。

于此同时,陶虹遐要求解除“一致行动人”关系,这意味着如果陶虹遐等和黄红云解除该关系,黄红云实际可支配公司表决权的股份比例,将从29.99%跌至20.54%,或将失去控制权。

面对此景,据说是红星美凯龙董事长、也是黄红云老友的车老板站出来,将其公司持有的6%股份比例表决权委托给黄老板,有效期五年,助其渡劫。

有人说,一家企业的掌舵人,决定公司的上限。黄红云说金科要对标龙湖,不禁让人想起吴亚军大气给娶了空姐的前夫,200亿公司股权的故事。

今年1月,黄红云曾放言:金科要成为能跑马拉松的公司;4月,黄红云出席金科2020年业绩发布会,更重提去年公布的那份雄心勃勃的五年计划:到2025,金科股份及投资的公司力争总销售规模4500亿以上,年复合增长率15%以上。

两相对照,此刻电视剧般的吃瓜剧情,令人唏嘘。

希望,致力于“马拉松跑”的金科,不要让这样的“内斗”,成为另一场长跑吧。

至于其账本能否被监管所认可, 又将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觉得好的朋友,帮忙点下赞哦,感谢您的举手之劳!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